在線客服樂語
 
首頁 關于我們 服務內容 精英團隊 年輕人研究 案例中心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觀點
 
陳亮:智力咨詢業的反思

    導讀:  有數據顯示:中國咨詢業的營業額是美國的1/2000;近年中國咨詢業營業額以每年30~50%的速度上升;未來幾年的上升速度將在100%甚至更多……于是,蜂擁者絡繹不絕,水貨更是俯拾皆是。同分這杯羹的有國際巨頭,也不乏三兩個人

    有數據顯示:中國咨詢業的營業額是美國的1/2000;近年中國咨詢業營業額以每年30~50%的速度上升;未來幾年的上升速度將在100%甚至更多……于是,蜂擁者絡繹不絕,水貨更是俯拾皆是。同分這杯羹的有國際巨頭,也不乏三兩個人的草臺班子,一時間咨詢業內充滿躁動與喧囂。在美好愿景和極度亢奮面前,咨詢界更需要的是冷靜的思考!

  短短兩三年的光景,咨詢業開始了迅速“搶跑”。

  人們一直抱著樂觀的情緒,描繪咨詢業的愿景。

  在美國,咨詢業的年營業總額已達2000億美元,而我們還只有可憐的1億美元。在與經濟社會擁有最強勢話語權的美國相比,中國咨詢業的巨大商機似乎值得翹首以待。

  的確,樂觀的理由應該無比充分:國際化大潮的席卷、經濟增長的持續、商業環境的成熟、企業競爭的加劇、同質化的提前到來等等,對咨詢的需求,似乎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強烈。

  于是有了“乘勢而上”,從政治口號到商業行為。

  于是有了“肥皂劇”和“肥皂泡”的迅速生成。

  熱鬧與喧囂,躁動與亢奮,膨脹與跌落,機會與危機,誠信與失貞,希望與絕望,咨詢業正在承受著其他產業經歷過的“輪回”。

  遑論業界對咨詢業處于的“黃金”、“白銀”、“青銅”階段劃分的準確性如何,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咨詢業真正的“黃金時代”還遠未到來。

  省思中國咨詢業幾年來的歷程,欣喜之余,更多的是理性的焦慮。

“繁榮”的表象

中國企業真正認識咨詢、了解咨詢、使用咨詢,應該是近三四年間的事。

  從初始的“賣點子”,到“賣策劃”,到專業咨詢,聚焦一下中國咨詢業的發展軌跡,是一個從肯定到否定,到迷茫,到歸位的演變。

  當人們用“異樣”的眼光考評具有中國特色的“策劃”之時,卻發現與“策劃”的隨意和膚淺相比,咨詢實則是一個嚴謹、專業、科學的陌生領域。

  先不說麥肯錫、科爾尼等大牌咨詢公司給中國帶來了什么,僅就對咨詢行業的影響而言,起到的就是“導師”和“教科書”的作用。

  國際咨詢巨頭的中國搶攤,在“掘金”中國市場的同時,實質上間接起到了功不可沒的鋪路和教育作用。

  此起彼伏的MBA、EMBA熱,一方面催生了中國企業管理的規范與升級,另一方面也催生了一批大大小小的咨詢公司。

  中國人令人驚訝的復制速率運用到咨詢行業,絲毫不比復制“盜版”來得慢。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在中國各級工商局注冊的咨詢機構已達到幾十萬家。

  中國咨詢服務類企業的種類可能是全世界最豐富的,僅從名稱上看,就有 “咨詢”、“策劃”、“企劃”、“智業”、“顧問”等等,不一而足;從服務塊面上看,又分為戰略咨詢、管理咨詢、財務咨詢、法律咨詢、營銷咨詢、人力資源管理咨詢、信息咨詢、公關咨詢、IT咨詢、品牌顧問,等等;大而話之的就更有其人,不管你是什么行業、什么塊面,統統拿來讓我給你“策劃”或“顧問”一把。而事實上,所謂“策劃”、“智業”等稱呼純屬本土“特產”,發達國家根本就沒有這個行業名稱;而所謂“營銷策劃”、“企劃”等,嚴格意義上講都應屬于管理咨詢的范疇。

  但不管怎么說,在眼前中國對咨詢需求的市場還遠未成熟的情況下,在不確定因素與信息不對稱占有相當大權重的情況下,中國的咨詢業確實呈現出了少見的“繁榮”,至少是“繁榮的征兆”。

  但這種“繁榮”無疑是由絕對數量累積起來的。一哄而上,帶來的必然是泥沙俱下。

  咨詢的“市值”被虛夸。

  靜下心來,理一理國內近年來的咨詢業“大牌”,用一句恰當的話來表述:“找不到北”。國內大部分咨詢公司處于同質化的生存競爭階段,還沒有真正意義的“一騎絕塵”的“黃色領騎衫”出現。

  熱鬧的背后,是殘酷的價格比拼,是無所不能的誠信失貞。

  初涉引進外腦的企業,面對的是一個缺乏控制、缺乏規范、沒有標準、莫衷一是的咨詢市場。

  一系列可能發生的、不可能發生的故事,競相上演。

“娛樂化”咨詢

表面的波瀾不驚并不能掩蓋咨詢業內部的喧囂與做秀。

  回首2002,是一個頗具回味的年份。

  各種“中國十大策劃”類的評比,不見絲毫的減少,“策劃”與“咨詢”到底有何分別,還在模糊著公眾的視線。攙雜了更多商業動機和個人色彩的“策劃評比”,還在慣性地充斥媒體的版面,似乎我們還熱衷于“策劃”的“初級階段”,不知是誰的無知,錯誤的卻被反復當成真理在傳播。

  稍有判斷的人,都會洞悉各種評比中的水份。與初始階段的“中國十大策劃”相比,本不太高的“含金量”又大打折扣。但還是有人沉溺于此,可見“名頭”之于現實還有相當的市場,以致于有人不惜破費萬金買上一個“虛名”。

  股市需要題材來炒作,“策劃”何嘗不需要?在業界流傳的一句經典:“策劃別人,先從策劃自己開始”,還會顛撲不破嗎?

  做秀不僅于此。剛剛出道幾年的“后生”,轉眼間成了管理專家;沒在企業有過一天市場經歷的“文案”,也可堂而皇之地披上營銷專家的外衣,而且還是“實戰派”的;自己發表文章炒作自己,自己出書、自寫書評狂捧自己,各種名義的教授、客座教授蛻變成抬高身價的“商標”而肆意炒作,策劃大師、品牌大師、營銷大師、管理大師等神乎其神的頭銜滿天飛,真偽難辨。

  當非“主流”的東西一旦成為主流,當“策劃”成為功利工具,咨詢成了什么?

  2002,應該是個人“開山立腕”最多的一年。一些從本土咨詢公司歷練出來的“精英”,紛紛跳槽“自立門戶”,于是就有了幾家公司的客戶服務單上,會同時出現同一家企業、同一個項目的現象。

  個人之間的恩恩怨怨也演化成商業行為。知名咨詢公司的域名和公司名稱被同行或過去的“同仁”“合理”搶注,彼此拆臺、各種詆毀與訴訟的聲音甚囂塵上。

  咨詢是一個嚴謹的行業,卻出了一批“大仙”和“大神”。

  人們能夠善意地理解生存和創業階段,一些“聰明人”的“反常規”操作手段,但給咨詢業造成的現實傷害、甚至對未來發展埋下的隱患,不言而喻。

“水貨”咨詢

  質疑咨詢業的聲音從來就沒有間斷過。

  聲名顯赫的麥肯錫,兵敗實達,引發了行業內外的廣泛關注,揭開了冰山的一角。一些有過被咨詢經歷的企業,也紛紛大呼上當。

  說麥肯錫是“水貨”,顯然缺乏足夠的底氣。麥肯錫在中國的8年,是伴隨著中國企業成長的8年,服務的客戶有200多家,如果說都沒有效果是不現實的,說都有效果也是不現實的。

  中國的企業千差萬別,復雜性、多樣性、特殊性堪稱世界第一。當中國的企業在發展中遇到各種各樣自身無法解決的問題時,找到麥肯錫等順理成章。但切記,如果把麥肯錫當成“神”或救命的“稻草”,期望通過麥肯錫在戰略和管理上的咨詢能解決企業所有的問題,那是高估了咨詢的能力。

  企業的經營絕對是一個系統的經營,僅有好的戰略和管理是不夠的,還需要產品、隊伍、品牌、技術、市場、資本等多種因素相互作用。

  國外知名管理咨詢公司遭到的質疑,固然有“水土不服”、“模板化”、“教條化”等問題,根本的原因還在于企業內部。

  過高的預期、盲從的目標和被高估的咨詢能力,是引爆“水貨”質疑的源頭。

  與國外咨詢巨頭遭遇的尷尬相比,本土咨詢被質疑的頻率更高。

  為了贏得業務,無所不能的夸大宣傳,作業能力的大面積“注水”,反映在生存期的本土咨詢公司中,比比皆是。

  “抄書與生搬”、“現炒與現賣”、“學生級老師”,儼然成為一種“流行”。

  發幾篇東拼西湊的文章就稱之為專家,剛剛懂得了一些皮毛就自詡為資深。

  片面夸大以往的經營業績,采取非理性的競爭手段獲取客戶等等。

  整個行業彌漫著浮躁與虛夸。

  咨詢公司也是企業,當生存和盈利被擺上第一位的時候,其它自然被放到次要位置。

  國內眾多ERP項目的失敗應該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叫一批計算機專家和大學教授去設計企業的信息管理流程再造,不出問題才怪!ERP不僅僅是企業單純的信息化流程的改造,實質上遷延的更多是與企業結合、與市場結合的管理問題,不能與市場結合的管理設計本身就具有天然的缺陷。

  先進的、落后的,片面的、局部的,專業的、非專業的混沌交織在一起,演繹的是誠信缺失、咨詢失位的市場現狀。

  咨詢作業水平的“起伏不定”,成了一把“雙刃劍”,于企業,于自身。

“貓和老鼠”的游戲

“貓和老鼠”的游戲

  “貓和老鼠”的故事,是動畫中的經典。如此“經典”,在咨詢中屢有生動的演繹。

  “騙”與“被騙”交織在一起,構造了企業與咨詢公司之間獨特的“風景”。

  咨詢公司虛夸已服務的客戶、虛夸作業能力、虛夸核心作業團隊、虛夸服務業績,在前幾年或多或少地存在。

  經常的一種現象,某咨詢同行興沖沖打來電話,云:簽下多少位數的大單。

  但“戲法”終歸是“戲法”。缺乏核心作業能力而經不起客戶的檢驗,到頭來獲得的也只不過是首付款和“一錘子買賣”罷了。除了個別能讓企業主“俯首稱臣”的“頂級大師”可以讓客戶一次性付足全款之外,看看各類咨詢公司服務尾款回收的幾率,實在讓人心寒。

  靠欺騙獲得的,永遠是短暫的。

  成長中的咨詢公司,被精明的企業“貓戲老鼠”,也屢見不鮮。

  廣告界的“比稿”也大范圍地應用到咨詢領域。善意的貨比三家當可理解。但總有一部分企業懷揣的不是善心。

  一通遍撒“英雄貼”,引來一批廣告公司、咨詢公司角逐。每個公司各展所長,“孔雀開屏”般展露最美的一面。甚至有的還把基本創意拋出來。參與這場游戲最苦的是廣告制作公司,很多的表現,免費奉送。

  到頭來,企業一家沒選。企業的市場部把應標來的創意,去粗取精整合一下,什么新品上市促銷的計劃已經呼之欲出。

  還有另一類企業,壓根就沒想過付給合作的咨詢公司第二筆款,簽單額誘惑得很,首付卻少得可憐,等到你的核心創意出來、文案出來后,隨即搖身一變,責難有加,百般刁難。

  諸如此類的企業和諸如此類的咨詢公司一樣,使原本純凈的商業行為變得“一地雞毛”。

  雖然,已有誠信的企業和咨詢公司,拿起法律武器,來捍衛自己的權益,但只要有此類人群存在,“貓和老鼠”的鬧劇,暫時還不會消歇。

“英雄”遲暮

回眸中國咨詢業成長的歷史,強烈的“英雄”色彩,躍然紙上。

  當整個中國還在對咨詢懵懂之時,“知識就是財富”佳話的締造者,始作蛹于咨詢的前身——“點子”和“策劃”。

  大約有五六年的時間,個人英雄縱橫江湖,演繹了幾多慷慨悲歌的故事。

  如今,流水落花,英雄遲暮。

  以明星個人為“標簽”的公司或工作室,普遍處境維艱。

  最大的障礙是“草臺班子”作業。當憑借明星個人的影響和魅力簽下大客戶后,一個人的能力和精力很難顧及,必然是遍約同道,組合成資歷、背景均可一論的“雇傭軍”。

  “雇傭軍”的好處是優勢互補、比較靈活、目標集中,但缺點是致命的,以利益關系為紐帶的匆忙組合,缺乏制約、評估、連續和創造性,效果難以保證。

  加之,明星個人的公司和作業,帶有濃厚的個體風格和色彩,能夠被客戶普遍認同和接受的阻力在加大。

  由“草臺班子”而產生的后果是作業隨意,客戶口碑較差,簽單難度很大,競爭力削減。

  目前少數在國內占盡風光、以明星個人為“招牌”的公司,實則其機制已經轉向了公司化運營的階段。明星創業者,往往已演變為公司的股東、首腦,和為公司招攬生意的“模特”、“AE”。

  個人英雄主義的終結,漸成必然;咨詢團隊的作用日益彰顯。應該說,一家咨詢公司的整體實力和水平,是決定其最終發展走向的根本所在。

  雖然已經有一部分咨詢公司開始打造團隊的概念,但實質上真正能夠稱得上“黃金搭檔”的專業團隊,目前還不是很多。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個人英雄的潮起潮落,似乎是一個帶有規律的“宿命”,也間接地標志著行業的規范與成熟。


  “盛宴”與“殘羹”

 曾經有咨詢公司“口出狂言”,宣稱在幾年間把以麥肯錫、“五大”為代表的國外咨詢巨頭逐出中國。今天看來,確乎是一個十足的笑柄。

  今日的咨詢市場,享用“盛宴”的是國外的巨頭。

  不論是曾經呼風喚雨的老上市公司,還是資本市場的新銳;不論是已經掉隊的昔日霸主,還是引領潮流的行業領袖,在尋求外腦的幫助中,無不選擇具有良好聲譽的知名機構。雖然也有國內的專業咨詢公司在與國外機構一較長短中占得上風,但畢竟勝出的次數有限,況且價格懸殊甚大。

  在國內的“咨詢大餐”中,國外公司儼然是一群饕餮客。雖然本土公司在ERP項目上的爭奪有了一定的改觀,間或有大項目可簽,但在其他的咨詢領域,還呈式微之態。

  以“神秘的德隆”為例。新疆德隆在不為公眾所熟知前,已經是眾多國際咨詢機構“頻繁光顧的所在”了。“最近幾年,德隆不僅屢屢請教羅蘭貝格,每逢大型收購兼并動作,以及收購之后整合咨詢,還會找到麥肯錫;而生產環節的成本控制等問題則通常交給頗擅此道的波士頓處理;財務問題一定是找‘五大’,投行選的則是JP摩根這樣的檔次。”

  德隆并非“特例”。

  本土咨詢公司在品牌、隊伍、模式、案例、經驗等諸多方面,與國外公司相比,差距巨大,非短時間內可以比肩和超越。

  企業主的崇洋與朦朧更是加劇了土、洋咨詢的價差。三四個披著“洋皮”、操著一半洋文的本土碩士或博士到企業里呆上三兩個月,收走的美金足以抵上幾十號本土咨詢“精英”圍著企業忙活一整年才能得到的人民幣的數字。

  因此,本土咨詢公司在中國整個咨詢總額中處于“分羹”的位置,也就毫不奇怪了。

  隨著中國經濟的縱深發展與企業的日趨成熟和理性,咨詢市場的蛋糕肯定會越來越大。如何學習、借鑒國外同行的經驗和模式,發揮我們對本土市場、文化、人性的理解和把握,打造本土咨詢“超一流”的品牌形象,應是“乾坤挪移”的前提。

  咨詢業有一個通用的分析工具:SWOT分析模式(優勢、劣勢、機會、威脅)。當我們津津樂道于為客戶進行此類嚴謹的分析之時,是否想過對自己也進行一個SWOT的分析呢?
  
“懸”在半空


  花幾百上千萬元從洋咨詢大腕那里買回一堆文字、數據、圖表,放在書櫥里,然后當“根本就沒這事兒”似的按著自己的想法和方式決策、行事的,在中國本就不多的肯花大價錢尋求“外腦”的企業里,比例占了不小。

  中國企業走過的路,其實是一段不斷接受西方先進管理經驗灌輸,從而復制、結合、創造、再借鑒的歷程。

  當中國企業的眼界還不開闊之時,每一個“冠冕堂皇”的“舶來”理論體系都會具有相當大的誘惑性。

  經驗和教訓已經提及得太多。

  在企業不成熟、商業環境不成熟的階段,國外咨詢公司帶給我們的,我們只能洗耳恭聽。

  “乞丐心態”和“富翁心態”,不啻于天地之別。

  現在的情況已經有了迥然的改變,所以也就有了無法落地的“聲音”發出。

  “模板化”、“工具化”、“哈佛化”、“案例化”是國外管理咨詢的“秘密武器”,也是為什么2-4個專家、三兩個月就可“完成”百萬美元大項目的原因。當然,并不是所有的都如此。

  用豐富的、已有的“框框”去套用不同類型的企業,當然事半功倍。但其實效性和可操作性就難免使人產生疑問。

  加之國際咨詢機構在推進本土化人才的過程中,選拔的多為商學院、管理學院的高材生,實踐經驗普遍欠缺,理論上嚴謹可行,執行上卻舉步維艱,方案能夠落地才怪?

  與國外公司相比,國內公司在方案落地解決上雖有較大改觀,但由于太過迷信“創意”、“策劃”等“單點式的突破”,缺少對系統、體系、科學、規律的整體把握,成功案例也是乏善可陳。

  咨詢的目的是通過為企業解決專項問題,從而帶動競爭力和綜合效益的提高。

  如果所有的方案都是老總書柜里的一個擺設,都“懸”在半空,那么,咨詢的價值和作用也就真的令人疑慮了。

  什么是企業真正需要的?什么樣的方案是可執行的、有實效的?時至今日,對許多哪怕是“知名”的咨詢公司來講,仍是揮之不去的困擾。

 “扭曲”的價值

 國外巨頭并非無懈可擊。

  對中國本土文化、本土市場、本土企業的理解不夠深透、不夠融合的問題,作業方案過于“高遠”、“套路”、無法落地的問題,日漸突出和尖銳。


 

  對咨詢價值的認定,一直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蓋因真正的咨詢在中國起步較晚,企業對咨詢了解的膚淺和認識上的遲滯,加之前期一批“呼風喚雨”的“大仙”和金發藍眼的洋教頭讓不少的企業主親身體會了投入與產出的天壤之別,致使眼下許多企業對咨詢價值的判定出現了嚴重的偏離。

  最明顯不過的是廣告與咨詢的比較。

  眾多企業主在廣告制作與投入上,一擲千金,但在咨詢的投入上,卻淄銖必較。

  廣告有價值嗎?當然有,甚至很大。

  咨詢有價值嗎?無論是戰略咨詢、管理咨詢、行為咨詢還是信息咨詢、IT咨詢,從宏觀決策到微觀把握,咨詢貫穿企業經營管理的各個層面。

  而廣告是什么?是營銷咨詢領域在傳播上的一個塊面。應該說,廣告的門檻并不是很高,具有創意、美工、編導、文案等專項才能的人,都可能在廣告公司找到合適的位置。咨詢則不然,咨詢的門檻高得嚇人,有很多MBA和博士尚且不能勝任。

  與幾年前相比,目前的中國市場和消費現狀已大相徑庭。靠廣告就能完成投入1產出N倍的故事,幾成“絕唱”。表面上靠廣告取得驚人業績的企業,實際上真正的成功靠的是整個營銷策略、營銷體系和終端的高效反應與運作,而非廣告單點。寶潔、娃哈哈、腦白金、康師傅、步步高的版本,無不是鮮明的佐證。

  但中國的現實情況卻是對此的一個無情嘲弄。在廣告與咨詢的價值“交手”中,咨詢屢屢敗下陣來。

  表現在與咨詢公司價格商談上,情況經常是,投入幾十、上百甚至數百萬請幾個人忙活幾天去制作一兩條廣告片,而用一二十萬甚至幾萬元請一大幫子人用好幾個月甚至一年來做一個“整體營銷咨詢”。有的企業甚至把咨詢的價格壓到了萬把塊錢的“荒唐”程度,算一算連咨詢師正常的開支費用都不夠。

  一方面對咨詢的價值認定不夠,一方面又對咨詢的要求“出奇”地高,以至于有眾多本土咨詢同行不斷發出“咨詢不如苦力”的感嘆!

  價值與價格的相悖,必然導致一些不正常的情況發生。

  客觀地說,也不能怪企業在價值判定上的暫時偏差,畢竟中國企業熟悉廣告、了解廣告的程度遠遠高于對咨詢的了解。同時,哪怕是對促進銷售無任何幫助的廣告故事講來也往往是“娓娓動聽”,而咨詢卻顯得枯燥。

  “看得見的”與“看不見的”,表現上的差異也在一定程度上誤導了認知。

  值得欣慰的是,這種局面正在得到改觀。

  尋找合適的“鞋”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在咨詢與企業之間,“老師‘不如’學生”的現象普遍存在。包括麥肯錫、科爾尼、“五大”在內的國際頂級咨詢公司在內,其公司財力、規模以及年度利潤額,比他們所服務的許多客戶都要小得多。同時,我們也很少看到或者聽到有幾個“高級咨詢師”在離開咨詢行業進入到實體企業后,能夠憑自己的實操能力,將當初對企業的“指點迷津”和規劃的“宏偉藍圖”變為現實。相反,企業高價、“高聲”請來“管理大師”、“策劃大師”,沒過多久便失望、低調送走的事件,卻時常見諸報端。

  其實,這也并不說明咨詢者確實沒有水準和能力,只是咨詢人與企業人的能力往往各有長短。就像那些能夠培育出高考狀元的高中老師,一旦自己參加高考,除了單科冠軍之外,估計也沒有幾個能到本科線。但你決不能因此而否定教師的作用與地位。與此相對應的是,絕大多數博士生都難以勝任一名優秀的中學教師。咨詢人與企業人之間的能力比較形同如此。

  從根本意義上講,咨詢公司和咨詢師之所以能夠為企業和企業主提供幫助,主要是因為他在某一個或某幾個層面比客戶更高遠、更深透一些。“萬能”的咨詢公司或咨詢人肯定是不存在的。

  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企業主所面對的市場、管理、人員等方面的問題日益復雜,僅靠已有的經驗和能力,越來越難以應對。于是,企業開始尋找專業的機構,“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這就像在前行的旅途中,為了盡快達到目標,就應該為自己找一雙能夠助跑和護腳的“鞋”——當然,這雙鞋不僅僅是指咨詢公司,同時也包括技術、金融等其他單位和專家。

  應該說,企業在咨詢公司和其他專業機構的選擇上,找到合適的“鞋”是至關重要的。

  那么,應該怎樣挑選合適的“鞋”呢?

  幾個挑選的步驟是必須的:一是明確需求,確定購買的目的和方向;二是明確品類,是跑鞋、拖鞋,還是皮鞋及其他;三是明確價位,是選擇低檔的、中檔的,還是高檔的。四是明確季節,是冬季、夏季,還是常年穿的。接下來就是根據尺寸挑選花色和款式了。一般來講,只要需求明確,通過比較,總會有一款適合的。

  挑選咨詢公司,與買鞋的原理很相似。

  除了上述的步驟和方法外,幾個重要的考量因素是不可或缺的。

  “掌門人”的風格。在本土咨詢公司中,往往“掌門人”的習性與操守,就是該公司的寫照;

  業務專長。咨詢業既然是一個產業,必然有不同的分工。國外的企業通常根據不同的需要,選擇相對應的公司來專項解決問題。識別一個公司的好壞,專長非常重要,千萬不要期望通過一家咨詢公司的幫助,解決所有問題,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咨詢團隊。擁有多少員工型、具有相當水平的咨詢師,是衡量一家公司總體實力的標桿。中等以上的咨詢項目,能否達到預期目標,關鍵在于項目組的整體水平;

  服務方式。遞交方案型的短期服務和常年貼身的跟蹤服務,差別很大。企業根據自己的情況和預期選擇合適的服務方式,非常重要。如果是后一種,企業要對項目組長或項目總監的人選和能力有明確地了解與要求。

  憑感覺判斷,盲目選擇,分不清合適性與否,是目前企業普遍的迷離。

  如果按照上述“模板”來考量,當可避免“鞋”的


   值得期待的未來
咨詢業之于中國是一個發展中的行業,離成熟尚有一段路程。

  成長的代價,每個人都有體驗;成長中的行業,豈能繞過?因為沒有更多的模式可以借鑒和遵循,中國咨詢業每一步無不是在摸索中前行。

  復雜的商業環境和企業結構,多樣化的需求,注定了本土咨詢的發展是一段不平坦之旅。

  反思是相對的,更多的還是朝陽升起的感覺。

  就像江浙的民營經濟,慣于在夾縫中成長一樣。雖然在前進中還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出現,但已有相當一批咨詢公司在探索、學習、規范、改變、超越中,一路高歌,整體表現甚至超出人們的預期。

  有的已經摸索出了適合中國企業實際需求的“核心作業模式”,有的在咨詢的細分領域不斷創造精彩甚至經典,有的已經具有了在相對層面上與國際公司“掰手腕”的能力。

  對本土企業的了解,對復雜結構的掌控,對市場實態的洞悉,對客戶需求的把握等等,都構成了本土咨詢獨具特色的核心競爭力。

  在《環球企業家》的一篇年終述評中,有了這樣一個過去從沒有過的建議:“在合適的時候,找那些能夠挽起袖子和你一起工作的咨詢公司。相信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人。當你覺得某方面有所不足的時候,找個專長于此的咨詢‘大夫’。”

  據有關資料統計顯示,近年中國咨詢業一直保持著30~50%的年增長速度,預計在接下來的幾年中很有可能會達到100%甚至更高的增長幅度。

  在今天的中國,當咨詢日益演變成推動經濟發展的一股新生力量之時,欲知咨詢業的未來和成長性,將不會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免費下載 更多>>
 

《陳亮營銷咨詢倉庫》是陳亮營銷咨詢團隊專門為企業家客戶,學員,傾力打造的內部資源庫,那里囤積著大量的營銷最前沿案例、思維創新的策略和觀點。同時,那里也是了解陳亮營銷咨詢團隊最新的、服務、平臺和動態,以及免費得到實用資訊分享唯一途徑。
您還可以留下您的需求信息,我們將第一時間送上更多精彩營銷案例等資訊與您分享與回答。立刻填寫需求獲得專家咨詢 謝謝!
姓名*   
稱謂    先生 女士
職務        
回訪電話*
回訪郵箱*
品牌名稱   
行業     
品牌網址   
競爭對手   
您希望我們為您提供什么服務或者商業盈利機會
消費調查和行業研究
整體營銷策劃咨詢
網絡營銷策劃服務
品牌年輕化形象變臉
年度品牌傳播管家
其它,可在留言中說明

 

 

最新觀點 更多>>
 
 
客戶評價 更多>>
 


 

Copyright 2002- 2009 www.kuamei.com.cn,all rights reserved

丝瓜污染版软件下载_丝瓜污版破解版苹果下载_丝瓜污版破解版安卓